Skip to main content

小说:梦醒时分

文/谷云

紫菱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像做贼一样环顾四周没有熟人,便匆匆地走进了和世钧约好的那家西餐厅。刚踏进门,糕点和奶茶浓郁的甜香气息已扑面而来。世钧已经提前到了很长时间。紫菱到来时,世钧差点没认出她来,因为他们毕竟只有一面之缘,又隔了这么久没见,他觉得她比之前又清瘦了许多。而紫菱眼中的世钧也略有变化,他的脸上好像多了些许的沧桑。

虽是久别重逢,但两个人还没说上几句话,世钧就满脸怒气。紫菱早已吓得花容失色,她惊讶地望着眼前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他。这还是那个一直以来给自己温暖和关爱的世钧吗?她吃惊地说道:“世钧,我想你是误会我了。”

“什么?你为什么不早点和我说明白呢?为什么玩弄我的感情?为什么浪费我的时间?”世钧一改往日的温文儒雅而怒气冲冲地向紫菱吼道。

此时此刻,餐厅里所有人的目光已聚焦到了他俩的身上。看到世钧那气得通红的脸,紫菱的脸这时也已羞成了一块红布,羞愧和恐惧使她的大脑已成了一片空白,她不知所措地呆呆地望着这个她好像从不认识的世钧。

“请你马上给我消失!”世钧痛苦地向她命令道。她像得到了赦令一般,迅速地站起身朝门外跑去。

一阵凉风袭来,她已清醒了一半,她顾不上高跟鞋的羁绊,顾不上小巷的崎岖不平,拼命地踉踉跄跄地向前奔去,生怕世钧追上她会狠狠地揍她一顿。她跑啊跑啊,虽然已经累得精疲力尽了。但内心的恐惧告诉她千万别停下来,她想用力继续向前跑,但不知道为什么两条腿竟像灌了铅似的迈不动步了。她好像隐隐感觉到世钧又反悔了,要追上她怒斥她、质问她……

“叮铃铃……”正当她极度恐惧不安的时候,闹铃响了。她睁开眼睛看到天花板是那么的熟悉。啊!原来是一场噩梦。她坐起身,又环视了一下自家卧室的四周,她看到了她和丈夫早已发旧的结婚照,还有孩子珠圆玉润的百天照。一切都是梦。这时,她的心才稍稍平静了下来。

365bet篮球投注算加时吃过早饭,她来到商场买东西,邂逅了曾经认识的一位阿姨,她的衣裳再也不见了以前的光鲜亮丽,她的脸也不再美丽清秀。从她游移不定的目光可以猜测到她一定经历了什么难以启齿的事。那个阿姨曾经是她同情的女人,她为了爱情和现在的丈夫双双离了婚,两个人终于在一起了。她一心一意地对他以及他的孩子们,而她的孩子们却从此失去了母爱。所以,孩子们对她恨之入骨。而现在她已到了颐养天年的时候,不知道他的孩子们对她怎么样?她从货架上拿了点打折的商品,就迈着蹒跚的脚步离开了商场。

“唉!她可真是可怜又可恨啊!她为了一个男人,抛夫弃子,含辛茹苦地把他的孩子们养大,孩子们都成家立业了。现在他家的孩子们都嫌弃她、怨恨她,人家现在都和亲妈来往了,而她和前夫的孩子理都不理她!你说她这算自作自吗……”旁边有两个买东西的妇女在那个阿姨离开后窃窃私语地议论着。

从商场回到家,紫菱的手机响了,她一看又是世钧发来的消息。她没有了以前的喜悦,她的心里猛地疼了一下,只觉得梦中的情景将会是真的。世钧那可怕的脸以及她那么无助逃跑的镜头又出现在了她的脑海,她呆呆地望着手机,不知道该回什么。

自从他们在一个朋友家有过一面之缘之后,两个人就一直保持着电话联系。在这之前,她都是第一时间回他的信息,而且看到他的消息,她都觉得他们虽远在天涯却近在咫尺,她会像初恋的少女一样充满了甜蜜。虽然他们都有属于自己的家庭;虽然她也曾深深地自责;虽然她知道是在蹭别人家的wife ;但她始终下不了决心和他断绝往来。因为他令她心动了,她觉得这是她有生以来真正的一次恋爱。他的温柔给了她乏味的生活以莫大的慰藉。

她站起身茫然地走到了书架旁,她喜欢的《红与黑》、《安娜·卡列尼娜》两本书赫然映入她的眼帘,她的心中随之一颤,两个作者为什么给书中的女主角安排了相似的命运呢?一个美国的作家,一个俄国的作家。纵观国内外,大概婚外恋都不被人同情和看好吧!尤其是女人,哪怕是你遇到了真爱,也会付出惨痛的代价。

为于连而殉情的市长夫人,为弗龙斯基卧轨自杀的安娜。两位女性为爱情牺牲的精神让人敬佩又倍感惋惜。现实生活中这样的例子也比比皆是,今天早上遇到的那位阿姨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吗?一个男人犯这样的错误可能很快会被人们遗忘,但女人却要背一辈子的黑锅。纵使是已经和那个男人修成正果的女人。

紫菱忽然觉得心里开朗了许多,可能她和世钧都只是被婚姻冷落了而已,他们只是一时的错觉,以为在茫茫人海中遇到了那个对的人。好在目前为止他们都还理性。如果让他们历经千辛万苦走到一起的话,他们都做不到的,那对他们来说也不现实。

紫菱决定趁今天休息要把家里好好收拾收拾,因为一会儿她的丈夫就上夜班回来了。她要把这些天所亏欠他的弥补回来。虽然她丈夫对她最近内心到底经历了什么而一无所知。因为他一直很忙,他没有时间去关注她的任何变化。

于是,紫菱给世钧回了一句一开始就想送他的那句诗:还君明珠双泪垂,恨不相逢未嫁时。她不想说的太多,她不想看到世钧伤心,虽然她也会伤心一段时间,她怕她会真的放不下。但长痛不如短痛,然后她果断地删除了他们之间所有的联络方式。

作者简介:谷云,南阳市方城县赵河三小教师。
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???
验证码: